琇天資料

時論廣場》一個烏克蘭 三種表述(劉必榮)

Harvester Marcia

時論廣場》一個烏克蘭 三種表述(劉必榮)

美俄總統視訊會 拜登嚴重關切俄在烏克蘭周圍軍事行動。圖爲6月時二人會面照片。(美聯社)

12月9日晚上,俄羅斯情報單位在克里米亞半島和烏克蘭附近的水域,攔截了一艘有50年船齡的烏克蘭訓練艦,聲稱烏克蘭想要挑釁。一下子,擔心俄烏開戰的人神經全都緊繃了起來。

過去我們只看過菲律賓弄艘生鏽的破船擱淺在南海仁愛礁不走,以此宣示主權,但還沒看過俄羅斯這種大國指責小國用老船挑釁的。雖然俄羅斯最後釋放了這艘船,結束了這場鬧劇,但是大家還是擔心,這會不會成爲一種模式,亦即莫斯科是不是可能隨時利用一些偶發摩擦,比如無人機入侵,作爲向烏克蘭用兵的藉口。

烏克蘭情勢怎麼會變得如此緊張?

7月12日,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表了一篇5000字的長文,細數俄羅斯和烏克蘭幾百年來的歷史淵源與血脈關係。普丁表示,俄羅斯、烏克蘭、白俄羅斯根本就是同文同種,烏克蘭更是俄羅斯文化的母親國。烏克蘭之所以現在會變成一個失敗國家,都是因西方勢力介入。西方欲以烏克蘭爲跳板,進攻俄羅斯,並分化後蘇聯時代俄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。普丁也在其他場合抱怨前蘇聯領導人放任加盟共和國各自獨立,以致埋下了今日俄烏衝突的定時炸彈。

天师无门

緬懷歷史之餘,俄國也畫下了紅線:北約不能派兵進入烏克蘭,更不能拉烏克蘭加入北約。對俄羅斯而言,這是直接把威脅拉到家門口,是無法容忍的。烏克蘭也不能對東烏增兵,或對東烏俄裔進行種族滅絕。

相較於普丁的歷史情結,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卻未必這樣想。像白俄羅斯總統魯卡申科這種和俄羅斯關係這麼鐵的人,在普丁提到俄白兩國合併時,反應都是冷淡的。烏克蘭更是如此。也許烏克蘭東部的俄國裔比較同意普丁的講法,但西部一心想加入歐盟的烏克蘭人卻抱怨俄國偷走了烏克蘭的歷史,現還想阻斷烏克蘭的未來。

美歐的看法則是第三種表述。過去美國忙於反恐時,一些外交學者就警告,專注反恐的結果是忽略了兩個重要的衝突點,一是中國的崛起,一是俄國與西方在烏克蘭的角力。後來的國際政治果然就被這兩個議題所主導。尤其在烏克蘭這一塊,西方認爲俄羅斯是想重建舊蘇聯版圖,趁西方不備,對波海三國與東歐國家步步進逼。

拜登爆杀3年 华为没退出台湾!无手机竟改卖这些东西

其實2014年克里米亞在俄國支持下,公投獨立後併入俄國時,就可看出各方史觀的不同。俄國認爲克里米亞迴歸是翻轉了赫魯雪夫60年前把克里米亞畫給烏克蘭的錯誤政策,是國家的統一;佔克里米亞人口9成的俄裔表示他們努力了60年,終於可以回家了;西方則認爲俄國踐踏國際法,分裂了烏克蘭。如今烏克蘭緊張再起,一樣是在歷史與現實擺盪之下,「一個烏克蘭,三種表述」。

這個緊張怎麼降溫?烏克蘭老百姓倒是不覺得戰爭迫在眉睫,一些人認爲這是強國的刻意炒作。但這種緊張情勢已足以嚇退許多外國投資,對原來就充滿貪腐與寡頭壟斷的烏克蘭經濟無異雪上加霜。這就是國際政治學者所稱「灰色地帶的侵略」。

美國則從總統到國務卿到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都重複宣示,如果俄國真的出兵烏克蘭,將要付出嚴重代價。如何在戰雲密佈的詭譎氣氛下緩解烏克蘭情勢,成爲現在大家最關心的問題。

(作者爲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)

Jabra推4大Elite耳机新品 多元情境下也能享受最佳音质


Copyright © 2024 琇天資料